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平凡刺桐博客

阅读是一种修养,分享是一种美德! 成功,不在于你赢过多少人,而在于你帮助过多少人

 
 
 

日志

 
 

夜空下的风筝  

2015-04-01 21:36:58|  分类: 精美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空下的风筝 - 平凡刺桐 - 平凡刺桐博客


很早很早的时候我非常向往放风筝,不知多少回想象着手持风筝在原野上奔跑的情景,想象中的画面当时是那么的清晰。然而,当我放了一次风筝之后,那些画面都变得模糊了,已经记不起想象的原野上那草是绿色的,那花是紫色和白色零星点缀的。只因为放了一次风筝,那个风筝为主角的梦便模糊了,不敢再想了。
       家乡是山连山的,树荫着树的,枝枝蔓蔓的,磕磕绊绊的。在那里天空很干净,干净的似乎只有新鲜的空气;地面很干净,干净的似乎只剩下清澈的溪流;时光很干净,干净的只有流淌在心间的梦。可是那里不是梦的天堂,至少不是放风筝的好地方。因为那里枝蔓太多,容易挂断线,因为那里地面坎坷,无法纵情奔跑,而梦——天堂的梦——是完美的。
       那时候的我,很喜欢留在山顶,尤其是略有杂草丛生,树木矮生的荒凉山顶,以前以为是因为钦佩那些流线形或者铁饼状叶子细小甚至贴地生长的植物为抵御高山上大风的吹刮和冷风的侵袭而改变自己生长形态的生存意志。可是,我一直搞不懂的是在那样的山顶我关注的并不是那些矮生的植物,虽然它顽强的求生意志令我折服,我也只是瞥过一眼后后便把目光聚焦到远处更高的山,头顶更近的天。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喜欢高山只因为那里离天更近,我狂妄的向往伸手摘星星。
      后来,我离开家乡,去了很多宽敞的地方,在那宽敞的地方的草地上纵情的放风筝,在那宽敞的地方感受一望无垠,感受自己站在最高处。
      可惜,我并不喜欢。因为那感觉自己站在最高处的地方我抬头发现自己似乎离天更远。那纵情狂奔的宽敞的地方,我也怕风筝断线。这一刻我才知道我是个唯心主义者。
      我站在“最高处”,努力地把风筝放的最高,希望它可以代替我离天更近,渐渐的手里的线放完了,渐渐的我发现我拽不住手里的线,我怪线太短,虽然风筝已经放到我几乎看不见的高度,我怪自己劲太小,虽然自己足以扛起很多风筝。我双手使劲的拽着线,望着那绷紧的线,感受着几乎被拽飞起来的感觉,我怕了,我理性的告诉自己线已经到了极限,再不收手线就断了,风筝就永远随风了。我恼怒极了,我恨自己那样想,或许我该想风筝能带着我飞,飞向更高的天空,飞到星星的旁边。然而,“理性的我”终究是怕了,我不想让线断,也不想把风筝降低,我很无奈、很纠结,终于在难于选择之下,我做出了抉择:我愤懑的扔掉手里的一切,头也不回的向远处奔去,我的心头一片空白,唯一的感觉就是脚下的草地好硬,那些讨厌的青草好扎脚。
       我在小湖边停了下来,我不喜欢这样死寂的人工湖,但是那湖边的温柔总是能打动我,那随风攒动的花,交头接耳,似乎在互相解语,那风过之后还在轻轻摇摆的柳,似乎有着锦缎的温柔感,让人忍不出靠过去抚摸那婴儿肌肤般心……这样的地方不适合长生只能梦死。只适合梦死不适合长生这也是我不喜欢人工湖的原因。天然湖就不一样了,以为那里除了岸边的温柔最美的是湖里的水,波光粼动,水草轻舞,好似那跳跃在心间的音符,即使是停止心脏跳动千年

的木乃伊,也会随着那种律动而复活,这样美丽的地方只有一种人讨厌——想死的人,因为这里的美是活的,这里的一切都是活的。

      我就在小湖边坐下,让那岸边的温柔抚平我心中的愤懑。倚着风儿,在这花柳丛中合上眼进入梦香。在梦里我似乎和亲密的一切同时躺在一个温馨的怀抱里。随着倦意的退去精神和体力的恢复,我从梦里渐渐醒来,这时候我发现太阳和月亮已经悄悄地换了班,柔和的月光下,近处的一切显的更加温柔,平视远处隐隐约约朦朦胧胧好似隔了一层曼妙的青纱帐,帐里似乎有一双温柔的眼,分不清是闭着还是睁着,因为那随风而来的呢喃似是呼唤有好似梦呓。 

       抬头遥望那轮月,似有薄纱遮面,月光透过那若有若无的薄纱照射而下,照在我身上,照在我心间,照向远方,照在家乡的每一个山顶和每一个溪流……好似一个温馨的怀抱拥抱着这一切的一切,远的、近的全都囊括其中,无比亲密。在离月亮较远的天空几颗星星零零散散的眨着眼。忽然间,好想回家乡,因为家乡的月亮和星星似乎更加明亮,星星也更多。忽然有个念想:回到家乡在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站在山顶上放风筝。带着这个念想我回到家乡。

       家乡的山还是那么美,和离开的那个季节比起来,山间依旧丛丛绿竹,棵棵青松,株株翠柏,只是那光秃秃的树枝上挂满了新叶,荒芜的草地也变得绿油油的,零星的杂生着几株野花,分外的娇艳。 在一个满天繁星的深夜,我走出家门,路过山脚的小潭,越过山间的草丛,穿过青翠的竹丛,走向那矮生叶小的山顶,一步步,越走越明亮,不由的感觉离星星越来越近。到了山顶,躺在最高处,望着那明亮的星星,不知不觉发现自己变的越来越轻,进而渐渐飞了起来,飞向了那个最明亮的星星,渐渐的靠近了我凝视着那颗星星傻傻的笑了,我伸出手,摸向那颗星星,手越来越靠近那颗星星,那颗星星也越来越亮,我高兴极了。可是突然感觉自己开始变重了,有一种要坠落的感觉,一种莫名的焦急袭上心头,我努力地伸长手,终于我触摸到了,那种轻柔的感觉好似薄纱拂过心尖,那颗星星放出了更明亮的光。我的身体开始下坠,我只有努力的抓紧手里的一切。

        我睁开眼,天空里的星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轮皎洁的白玉盘 ,我攥了攥手,一种充实感立刻传来,我兴奋地差点叫起来,我竟然把星星摘了下来,我确认的看着天空,是的天上除了月亮什么也没有了,我把所有的星星摘在了手里,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使劲握了握手,真实的感觉让人窒息。我兴奋地看向手里,瞳孔瞬间变焦。
       山风起,吹得那些植物左右摇摆,带着点点呼啸,似乎在说醒了吧!
       看着手里抓着的风筝,望了望只剩一轮月亮的天空,我低声说:醒了吗?能醒吗?要醒吗?
       我摇了摇头,甩开这一切。

       望着那一轮月,我无奈极了,可是我却丝毫没能升起怨念,那轮月也美极了!
       我望着那轮月,开始在地上刨坑,我要把这风筝中下,等下次来的时候就长出我摘到的星星,我心里这么想着。虽然我知道《小猫种鱼》的故事。
      我沿着来时的路下山,山上的绿竹依旧率,青松依旧青,翠柏依旧翠。
      我继续往下走,山间的花儿依旧零星点缀在青草间,我驻足近看、抚摸,我发现那花儿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样了,不是那种白也不是那种紫了。我瞬间好心痛,我知道一切都……我站起身,毫不犹豫的向下走。
      来到山脚,我坐在小潭边洗了洗手,抬头看着天空的月,自嘲的说道:月亮呀月亮,这一刻我能看见你你却不能照到我。我哈哈大笑。月亮似乎听到了,渐渐绕过山头照到了我这里,我无奈的笑了笑,伸手去捧潭里的水。平静的小潭在我的触碰下荡起点点涟漪,月光下涟漪从明处一点点推向暗处,我看着半明半暗的小潭呆了,眼光注视着那涤荡的涟漪,好似面临澎湃的大海一样。思绪渐起,我想到了那阳光下的大海,干净明亮,一簇簇蝴蝶飞在海面上,留下一片片的阴影。那是我最喜欢的画面——蝴蝶飞沧海。然而可惜,我看沧海却无蝶飞。蝴蝶飞沧海是绝美的文,也是绝美的画。我只是在文中遥想过,在画里陶醉过。
       曾有幸看一绝美女子画素描,画的就是《蝴蝶飞沧海》。看她画的时候是美极了的,我想画出来的也定是极美的,在欣赏与期待中不出所料:绝美!
      我和她攀谈,得知她也没看过蝶飞沧海,她告诉我画蝴蝶只是通过沧海云影想象的,笑着说她这是遥想云影画蝶飞,我告诉她人和画都极美,她笑了笑把画送给了我。可惜的是几番辗转,那副画不翼而飞,也不知道那女子还画不画素描,只知道她的家人是不同意她画画的。或许我们都知道蝴蝶飞不过沧海。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我们的主旋律永远是生活,那些游戏爱好什么的只能作为生活的参照,而不能作为生活的本质,什么是生活的本质?在201有位大师告诉我生活的本质是自作自受,向死而生。 我觉得很是在理,也很不甘!或许人就是这样吧,就像我,那夜空里的风筝只能是梦,梦对于生活也只能是参照。
       家乡的月亮依旧明亮,家乡的星星依旧多,家乡的你我独一无二,家乡对于你我也是独一无二,家乡的星星我想要一颗,家乡的月亮留给你们。再回家乡我不想去山顶摘星星,只想做那夜空下的风筝,那样才离月亮最近,离星星最近。
       家乡因为各种怨念离开,也因为这种无法实现的怨念而不能忘却的地方。如果你在家乡,请你离开;如果你不在家乡,请你回来;家乡从不被动!
       家乡,是一切真心的借口。

 ------------- ----------------------------------------

真如印像是一家佛画、行书的网店,{质朴无瑕} {反璞归真} 现代工艺与禅的完美创造工艺品,传递信仰、艺术美丽生活。了解佛文化请关注微信号:zhenruyx

这个漫画有点逗 - 平凡刺桐 - 平凡刺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